上海3位小人物反对四人斗地主姚文元《评海瑞罢官》后的遭遇

21点 http://www.ddddzz.co 评论

【编者按】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在上海《文汇报》发表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马以鑫、姚全兴和林炳义他们一个中学生、一个大学生、一个中学教师,面对姚文元奉旨之作,决然提出反驳的意见,并“自投罗网”地给《文汇

  【编者按】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在上海《文汇报》发表了《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马以鑫、姚全兴和林炳义他们一个中学生、一个大学生、一个中学教师,面对姚文元奉旨之作,决然提出反驳的意见,并“自投罗网”地给《文汇报》、《光明日报》寄稿,此后遭遇接二连三的迫害和打击。在各种版本的文革史叙述中,这三个“小人物”的故事属于“外编”。

  时隔半世纪后,复旦大学口述研究中心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口述史中心采访了马以鑫、姚全兴和林炳义三位当事人,回到历史现场。本文为马以鑫的口述,马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戳天之“祸”:上海三位小人物反对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遭遇(之一)

1965年11月30日,马以鑫的文章《也谈》(署名马捷)发表在《文汇报》上

1965年11月30日,马以鑫的文章《也谈》(署名马捷)发表在《文汇报》上

  (一)

  我1948年出生,“文革”发动时在上海敬业中学读高中,平时除了读小说,还喜欢文艺评论,关注社会上的报刊动态。关于姚文元这个人,也比较关注,知道他蛮厉害的,批啊斗啊。敬业中学名气大,教学质量高,课余生活也比较多。每天下午三点半两节课上完后是最幸福的,整个学校都沸腾了,体育、文艺都非常活跃。

  1965年11月10日,我当天就在学校的读报栏看到了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我记得还专门到阅览室又看了一遍。读的时候就有两个疑问,第一,海瑞到底是好人坏人?我印象中海瑞名气很大,是个很有影响的清官,老百姓一直很爱戴;第二,我们今天看海瑞的戏到底学什么?这两个问题我搞不明白。

  记得这天是礼拜三,到了礼拜天,我就到上海图书馆,找了有关的历史剧、吴晗的文章、剧本,看了大半天,从中午到晚上,看了以后觉得姚文元的文章和实际距离太大。两天以后的一个晚上,我用五张活页纸,绿线条的,正反面都写了,一气呵成,写成《也谈海瑞罢官》。平时看书写文章父母也不管的,写完以后,就想署个什么名字。因为寄到报纸,当时很天真,我猜测不能用真名,担心自己观点错,因为姚文元名气太大了,就用了“马捷”这个名字。平时我们同学一起曾随便说过我的名字太俗了。拖了几天以后,文章寄给《文汇报》,同时还附了一封信:

  编辑同志,我是一名中学生,喜欢文学,爱读你们的报纸,姚文元的文章看了以后有点想法,现在写成一篇文章,也许是不对的,但这是我的想法。

  大约就过了四、五天吧,那天中午休息的时候班主任来找我,说你下课以后到《文汇报》去,他们来了电话。她问,你写了什么文章?我说反驳姚文元观点的。她马上很惊讶,旁边同学越聚越多,一下子班上同学都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文汇报》为什么找我谈,谈什么情况。我是坐电车去圆明园路《文汇报》社的。

  到了以后,对门卫讲,我是敬业中学学生。他说你等等,打了个电话,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我以为就是他找我呢。他说你来,跟我上去。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老式电梯哐哐哐往上,我也不知道去几楼,他走在我前面,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口,我抬头看到上面一块牌子:总编辑室。进去以后有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和我握手,他说我姓陈,带我进来的人就退出了。

  前后谈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他先问我怎么会写这个文章,我就把观点怎么形成告诉他,我注意到他手里拿了我的文章,上面划有许多红铅笔的横线。他还问我父母亲情况,当时我父亲在水产局下面的一个经营部,我母亲是居委会的干部。他又问了我的读书情况。结束的时候他说你这篇文章还没有击中要害,观点比较散。这句话我印象特别深。下面一句很关键,他说文章准备用,你回去改一改,马上给我。

当年的马以鑫

当年的马以鑫

  我真有些喜出望外,马上接了一句,你手上这篇稿子给我,他说可以啊,就给了我。我路上想了想,这篇文章确实太尖锐了,锋芒太露。晚上我不到两个小时,将文章改成一封温和的“读者来信”,而且言明我是中学生,要好好学习,一副谦恭的学生模样。同时提出两个问题,第一,到底怎么看海瑞;第二,《海瑞罢官》这个戏有什么意义?字数也少了一半多,原先有四、五千字。

  其实在路上我就有些后悔了。当时第一感觉大概是做了一件傻事,姚文元怎么可能有错?第二从班上的反应、老师的神态发现不太妙,有点异样。他们好像都有些不屑。我真的有点怕,有些后悔了。

  因为我走的时候问过一下陈总编,他说抓紧时间。我第二天一早八点就赶到报社,我是课都不上了。报社还没上班,我就在外面等,又到南京东路走了一圈。结果我发现,新华书店里姚文元的单行本出版了,绿封面。这天大概是24号,我就想,姚文元的书都出了,还好我把文章改了。

  我再到报社,昨天先接待我的人出来了,他叫闵世英,是陈总编辑的秘书,我把稿子给他了,马上就赶到学校。当时学校就传开了,别的班级也都知道了。谁也没有想到,30日那天,上午第二节课后,别的班有人问我:“马捷”是你吗?你的文章登出来啦!我一听,不对呀,马上吓坏了。

  我奔到三楼阅报栏,《文汇报》通栏大标题:关于《海瑞罢官》问题讨论(1)底下,就是我的《也谈海瑞罢官》,署名“马捷”。我特别奇怪,怎么用了我原来的稿子呢?我更奇怪的是,稿子已经给了我,怎么还能登出来?那时我很幼稚,既然给了我,怎么不是登我改过的读者来信,而是原稿?我就马上给报社打电话,找闵世英。

  我跑到校长办公室说,老师给我打个电话。我问:闵老师,怎么你们用了我原来的文章?他就说了四个字:我们需要。我也没话可说了,愣了愣,然后说麻烦闵老师寄几份报纸给我,他说好的。我先到邮局,因为这毕竟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章上了报纸。

  中午回到家里,我母亲先看了报纸,表情有些冷淡,问:你为什么写这个文章?我母亲虽然不懂,但大概还是有点政治经验。当天晚上我父亲知道了倒很高兴。第二天,我拿到五份报纸,是闵世英寄到学校的。那时《文汇报》只有四版,我的文章在第四版。有几个要好的朋友、老师问我要。当时学校都关心、议论这件事了。

上海3位小人物反对四人斗地主姚文元《评海瑞罢官》后的遭遇

六合在线_四人斗地主:上海3位小人物反对四人斗地主姚文元《评海瑞罢官》后的遭遇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